步步驚魂~瞻仰大霸出品田

最幸福的國家是公園

Aug 27, 2020
郭英豪

關於攝影,即不用也不會一些技巧,驚覺自己是登山人而不是攝影者,乃以登山人的眼光與感覺,拍攝當下所見,但為表現質感,我用哈蘇,甚而林好夫;為晨昏光影,我會趕早摸黑,常而紮營山頂;為等待那決定性的一瞬間,我會佇立強風中,堅定的忍受冰霜凍寒;為畫面的構成,看書、看展,摸索觀摩,不斷思考檢討;為時空的淘取,而修練內在美的文學養成。

作家其他文章→

              苗栗以北抬頭東南方遠眺,即可見大霸尖山凌空高掛天際。要拍大霸雪景應從北面來,積雪期北邊大眾化步道安全又較好走。觀察多年,一年中晴朗又雲型漂亮,可預期時段,大概是梅雨結束起5~7天,六月中旬就密切注意氣象報告,確認前一天即刻出發!

褪色的孤絕    文/伍元和

舞台:次高山/雪山

人物:沼井 鐵太郎(Numai Tetsutaro)

時間:1898~1959

說起大霸尖山,就憶起攀岩登頂的古老傳奇,也引發鐵梯存廢的辯論;提到次高(雪山),總會提到沼井鐵太郎在1928年發表〈關於攀登大霸尖山之考察與實行〉一文,首次贊嘆:「那神聖的稜線啊!」接下來是一連串縱走的嘗試。櫻花鉤吻鮭悠遊在大甲溪上源的溪流,是大島正滿《泰雅在招手》的場景!雪山冰斗和司界蘭溪,是鹿野忠雄和托泰布典的生死關頭。這些如夢似幻的故事,又像似昨天才發生過。

臺灣的深刻旅行

明治維新影響日本;馬關條約影響臺灣;西化帶來現代化,不論是物質或精神。誰會曉得,豐守貢和中曾根武多以「臺灣阿爾卑斯」來形容臺灣山脈?誰會猜到東海道的地名隱藏在桃源到大津的淺山地帶?再往前推,西方的傳教士和探險家不也任性十足。雪山山脈,Dodd Range就這麼寫入了西方文獻。必麒麟的樟腦戰爭引發在Dodd Range邊陲;馬偕和巴克斯船長的探險也停步在Dodd Range。登山,或許不夠深入。但旅行,已經夠令人深刻了。

蕃山的日警小孩

許多灣生(台灣出生的日本小孩)以寫作抒發(臺灣)鄉愁,例如描寫霧社的《流與轉》(遠流:流轉家族)、描寫太麻里的《蝸牛鳴叫的山頭》(暫譯)、還有這本《韮簪》。或許讀過居住在霞喀羅道路瀨戶駐在所福山進先生的生平,更能明瞭大霸尖山的魅力!「尋櫻迷郊野,落葉伴雪飛;秋深山嵐重,肩披紅葉歸。」~~引自《韮簪》中文版,2000,新竹文化基金會

歷史足跡:攀登次高山、大霸尖山的四種路線

一、豐原驛台中清鐵土牛營林所輕鐵()明治溫泉()四季()平岩山()志佳陽社司界蘭溪志佳陽大山次高山小屋()→次高山頂往返平岩山()→埤亞南鞍部→四季()→土場營林所輕鐵()羅東驛

二、前四日同次高山東稜下七家灣溪()有勝或埤亞南四季()同一

三、大霸尖山巴紗拉雲山鞍部附近()三叉點池有山穆特勒布附近()穆與凱蘭特昆間()次高山山小屋或翠池畔()同一二

四、新竹驛自動車()竹東()臺車()十八兒(桃山)井上溫泉()佐藤()或檜山()第一營地狩獵小屋()伊澤山第二露營地()大霸往返第一營地()鹿場連嶺越茂義利(觀霧)()汶水越上島溫泉()汶水自動車苗栗驛

 

《聖稜紀事》

                春寒料峭時節,雨後天霽瞭望天邊,閃閃發光的稜線,就是大霸到雪山,大名鼎鼎的聖稜線,雖然就只短短一條線,潔白如玉的燦爛光輝,不知勾引多少仰望者走入它的懷抱。大漢溪源自大霸東邊與四秀北方,發源處叫塔克金溪,它過山谷訪城鎮,匯北部各溪,出海時改稱淡水河。品田西邊斷了稜,就取名品田斷崖。今日讓我們去找一找塔克金溪源頭,遊一遊大霸尖山最迷人的角度,壯一壯品田斷崖的膽,還會不小心踏過擋在路上的唯一百岳哪!

 

◎第二號作品:武陵大霸出品田環走行程

第一天﹕武陵山莊→池有登山口→三叉營地→新達山屋。

第二天﹕新達山屋→塔克金溪→巴紗拉雲山屋→霸南山屋→東霸第一峰。

第三天﹕東霸第一峰瞻仰點。

第四天﹕東霸第一峰,等待拍攝。

第五天﹕東霸第一峰→巴沙拉雲山→布秀蘭山。

第六天﹕布秀蘭山→素密達山→素密達山屋。

第七天﹕素密達山屋→布秀蘭山→品田山。

第八天﹕品田山→新達山屋→池有登山口→三叉營地→池有大霸登山口→武陵山莊。

◎交通資訊:

國道1轉國道5號下宜蘭交流道,走台7線往南接台7甲,經南山過思源埡口,約53K右轉武陵農場,主要道路盡頭為武陵山莊。或由國道3號轉國道6號,轉台14線,經霧社轉台14甲,經梨山轉台7甲,約54K左入武陵農場。

◎注意事項:

1.看天池營地雖平坦避風,預知豬羊變色的當下,即刻遷往高地為宜。

2.未知路段,謹記植物、地貌、坡度、時間,隨手做記號。危急時刻不可慌張亂闖,謹慎踏出每一步,找路時視線不可脫離固定點,不要輕易遺棄保命背包。

3.淒風苦雨冰寒天,最好乖乖在營休假,不要亂闖。

圖4.巴紗拉雲就是草原 最高處那顆石頭啦。                        圖5.天使著色的穆特勒布 與上帝加持的天空雲彩。

 

 

大霸尖山完美東面角度的堅持

                深秋時節,紅榨楓及尖葉櫟熱情上演變裝秀,栓皮櫟迎著艷陽,黑嘛嘛主支幹映照透空明麗黃葉,大風一起,吹落滿地枯黃,預告雪季即將來臨。武陵農場改型經營後,遍植開花與賞葉植物,多年來漸見成效,最著名的櫻花季,假日勸你不要來湊熱鬧。走在煙聲瀑布水泥路上,宜安步當車漫步而行。

                經塔克金溪到巴紗拉雲山屋步道,這條路徑西北繞稜下山腰,寬二公尺,原始程度高,野生動物多,三片草原三條溪谷,組合3.3km的祕密步道,是我避開34km磨人傷身的大鹿林道,來到大霸東稜賞大霸的捷徑。步道仰望俯視,周遭盡是高大繁盛森林,草原開闊處,正好觀山賞雲,大霸領銜群峰高高在上,巴紗拉雲就在草原最高處,塔克金溪源頭位於兩溪匯流處,溪谷夾峙茂密森林,果然大漢溪水天上來!掬一把塔克金溪水,沁涼透脾,過匯流點步道就一路平緩上坡,整路都是中型石頭堆疊,鐵杉林下箭竹高密,幸好雪霸拓寬的2公尺步道,變得平易近人。

                上鞍部接聖稜線,過霸南山屋、水源叉路,沿乾溪谷續北行,朝東踏入箭竹林,平繞穿林來到V型鞍,角度視覺關係,我選擇看過大霸北、西、南景觀,獨缺東面角度,虔敬再三慕名而來,三顧基地終於拍攝到滿意的東面大霸尖山,就著細碎石坡,大霸尖山就由V型谷霸基臨空拔起,孤峰聳峙,輝煌燦爛朝陽,映照千呎垂直岩壁,威嚴壯麗。霸基迎空仰望,高插雲霄的龐大身軀壓臨而至,森嚴肅穆氛圍令人血脈澎湃。澄淨大地,湛藍天空,浮雲蒼穹,空靈化外的大霸尖山,果然不負「世紀奇峰」美譽。3305M第一峰為朝拜基地。

圖6.祕境全覽圖: 新達山屋下稜穿冷杉林, 過溪谷、巴紗拉雲北鞍上稜, 到東霸賞大霸, 稜上過巴紗拉雲、登布秀蘭, 試膽品田斷崖, 登品田過新達而下武陵農場。

圖7.品田斷崖第二段 與前景煙囪岩縫。                                                                         圖8.塔克金溪匯流點, 幽靜神秘的化外之境。

 

幾十年來摸黑露宿山頭無數回

              撫慰,老郭真的需要撫慰。冰寒二月來為雪,豬羊變色那天傍晚帳篷進水,驚慌失措下亂了分寸,一意想著霸南山屋不會漏水的那角落,於是糊裡糊塗不加考慮,衝出淹水帳篷,投入漆黑寒凍的大雨中。獨自摸黑、露宿山頭、面對凄風苦雨、行走荒野茫茫大地,近十年不知凡幾,因此很容易的跨越V型鞍。入冷杉林,考驗開始,原則是平繞,但倒木阻道、亂石窒礙,容易亂了方向,左衝右突,仍得堅守坡度不可降,漆黑中偶遇路標,以為玉山東峰黃色雨衣三老者來帶路呢!原本15分可通過的冷杉林,竟花了45分鐘。好不容易來到草原坡,依植被地貌環境,我很清楚步道近了,這是關鍵點,絕對不能亂闖,要確認步道才可前進。放下背包,上坡下坡左邊右邊偏這偏那──黑暗中找路,背包不可脫離視線範圍,這是原則。一個多小時還是不能確認步道蹤跡,寒風苦雨中濕冷身軀不斷顫抖,枯竭耗盡氣力的冰寒身體,疲憊無望眼神,苦勸老郭放棄,不如就此躺下吧!幸好大霸顯靈,思緒一閃,那叢刺柏是唯一沒跨過的一處,生與死距離多遠?只不過一線之隔,淒風苦雨中多少同好倒下了,他日雲峰小隊夥伴尋來,一定會踢著老郭:「起床了,懶蟲,連這一步都懶得跨!」跨過刺柏,豁然大笑,這不就是步道嘛!試走一段確認,11.4K里程牌出現,脫離險境,放心大步急行,乾溪谷成了滔滔河流,濕滑石塊步步驚魂,到霸南山屋時為22:30,這短短50分鐘行程,竟然費時3.5小時,還好命是撿回來了。煮食暖身溫衣,躺下已是深夜01:30。隔天雨停仍濃陰,溯溪谷踏流水回搭帳篷點,只拿出水中腳架,未將泡水帳棚收離冰雪,轉回山屋才恨恨不平的為帳篷抱屈。再一天,老天爺有希望展顏歡笑,重回欣賞大霸東崖點,猛然一想,我根本不用驚慌逃離現場,只需把帳篷拉離水池,重新搭在平坦肩部的這一處就可以了。

圖9.草原盡頭,大霸連峰高高在上。 圖10.到不了,拍來看看總可以吧-東霸尖山。

圖11.如品如田,層層堆疊成巍峨壯麗的品田山。圖12.布秀蘭山驚見龜山島,逍遙金色雲海中。

圖13.穆特勒布山。                                                                                          圖14.日落東霸尖山。

圖15.小霸尖山稜線之美。圖╱黃政豪。

圖16.連南山村都跟我問好。圖17.下雪中的新達山屋。 圖18.恨恨不平的為冰雪中的帳篷抱屈。圖19.聖稜山頭的台灣龍膽特大、世界唯一。 圖20.天然乾燥花—尼泊爾籟蕭。圖21.神聖稜線上,紅顏相伴,訴說著海枯石爛、滄海桑田的故事。

 

要哭不哭老天爺自有安排

              六月梅雨結束的那次旅程,第四天午前收拾妥當,打算露宿布秀蘭山頂,午後給雷聲追著跑,沒淋到雨的白天慶幸天氣好,那知還來不及晚餐,滴滴答答掉眼淚的老天爺便結束了老郭好運。就這樣踱著方步,蹲、站、坐、倚著避風石頭,乖乖淋雨3.5小時。這時節,我當然知道老天爺他老人家自有安排,就是沒好臉色,我也坦然甘願接受。果然,日出轟轟烈烈演出,拍到了等待過四個夜晚的著色穆特勒布,加持的天空雲彩更令人感動,盛情老天爺為表達歉意,還加送映著海邊反光、乘風破浪的龜山島。興致來了,心眼慾望無窮,老郭並沒有東行而歸,乘勝追擊南下穆特勒布,肖想那已是數不清多少回合的穆山出落,想當然要給老天爺打回票……貪得無饜的老人家還是回家吧!結果固執的老郭沒回家,雖是往回家的路上沒錯,只是經素密達斷崖,過布秀蘭山攀品田斷崖,又停留露宿在品田山頂,守著天空,還端出兩道特稀有名花,完成心眼與快門豐收的一趟祕境之旅五點多即離開品田山直接出武陵農場而回

 

 

瀏覽人數: 150